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周六欢庆俱乐部
周六欢庆俱乐部
妻子今天打扮的很漂亮,我有些疑惑,以为是什么重要日子。在她的提醒下才想起今天星期六,晚上要去参加俱乐部欢庆。每日埋在工作中,连日子都忘了。

  她隐约察觉到我这些天的变化,关心我怎么了,我笑着说没事。怕她追问,走过去搂着她,转移话题问今天穿什么好。她躲避我作乱的手,帮我挑了套衣服。
  已经来过四次,每次站在别墅门口的感觉都不一样。今天觉得这里像是我的避风港,居然忘记了家庭,忘记了工作,全身都轻松下来。虽然知道这只是暂时的温存,但这一刻我只想尽情放纵,享受这难得的自由。

  不知是我心情的转变带动了妻子,还是她原本就对这而有了些许期待,她脸上也多了点放松的喜悦。

  我们刚进屋,梁玉珍就迎上来,把妻子拉到了女人堆中。那件事结束,所有人似乎都放松下来,端着酒杯畅谈,不是传来嬉笑。这儿又恢复了熟悉的热闹,喜悦,暧昧的气氛。

  今天来的有些早,人还没到齐,现场只有我,苏峰,霍立翔,周仓夫妇。我们几个男人围在一起,喝酒聊天。

  陆陆续续,吴鹏,钱昊夫妇也到来。经过几天休息,李秋月的精神好了不少,穿条白色碎花长裙,拿着女士手包,亮银色高跟鞋,气质也展露出来。

  一直没仔细观察过她,五官端正,身材姣好,胸前虽没有梁玉珍,高玥的大器,但比例极好,适合各类人群。不过最惹人注目的,还是她左眼尾的一颗小黑痣,那颗痣在女人眼角,有人称为春痣,传言有春痣的女人能魅惑众生,而且骨子里都很骚。这种说话我此刻能理解一点,因为当女人五官白皙,只在眼角生颗痣时,不管她说话,还是一抿一笑,男人都会不知觉的把目光转向哪里,时而注意到女人眼含秋水,秋波流转,很容易被她迷惑。

  也有人叫它桃花痣,因为眼尾是妻妾宫,这颗痣使女人永远无法安定,看见有魅力的异性,就完全没有自制力。

  随着人越来越多,气氛也渐渐活跃,几杯酒下肚后,人也更放的开。女人那边不时传来打闹,娇骂声,妻子也慢慢融入那个氛围中,和它们一起开怀。
  很快,又有两对夫妻到来。苏峰为我介绍,其中一对,看起来都只有二十四,五岁,男的叫郭祥,女的叫唐薇。生的男才女貌,穿着打扮很时尚,这么年轻的夫妇,应该结婚不久,正处在发热期才对,我很不明白他们为何会加入俱乐部。
  另一对成熟不少,估计在三十岁上下,男的叫秦伟,女的叫赵诗雅。秦伟看起来文质彬彬,和霍立翔是一个风格。但感觉略有不停,霍立翔属於保守类,而他有点锋芒毕露。赵诗雅则很有点文艺气息,像是个会经常捧着书,在窗前一站就是一上午的女人。

  正当我们互相交谈熟悉,叶紫嫣走出来,宣佈说有其余两对今晚有点事,来不了,随即宣佈欢庆开始。

  不知是不是前段日子的压力太大,今晚玩的很疯,开放了不少。他们又拿出扑克牌,玩起了抽牌游戏。

  妻子来过几次,但从没见过这个游戏。听我说完规则后,满脸羞红,特别是听到要当众脱衣,甚至在人前假玩性游戏时,更欲言又止,似乎很为难。全场都在等着我们,我只能小声劝说不一定会输那么多次。已经走到这一步,她也知道没法回头,苦着脸喝了杯酒壮胆,才勉强同意。

  前几把我和妻子没抽到八,不过好在也没抽到A。看着别的夫妻喝酒喝得难受,还要强行一口气喝下一杯酒,妻子也慢慢融入,兴奋起来。

  特别吴鹏和秦雪两人,才短短几把就喝下两杯。那张原本严肃,冷艳的脸,也抵不住酒精的侵袭,浮起两团红晕,有了些醉态。不时抿下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不过好运不长,抽了十几把,轮到妻子时,终於抽到张A。全场的夫妻几乎都喝过酒了,只有我们还是第一次抽到,所有人像过新年似的欢呼。

  看了这么久的好戏,妻子也放开了,怯生生的望着我,我只能郁闷的带头。仰头咕哝咕哝喝起来,入喉第一口时差点喷出来。上次欢迎我和妻子时,我还不确定,今天我终於敢肯定。餐车上放的不止一种酒,聊天时,我们喝的都是爽口的低度酒,但受罚的酒全是高度烈酒。

  忍着喉哝传来的辛辣,强行把那杯酒灌下去,浑身都开始燥热,有点像是被泡在酒缸中,酒顺着毛孔侵入身体,让人无法抵挡,也无法拒绝。终於明白其余人的感受,也知道为什么他们才喝一两杯,就露出醉态,失去自制力,这酒分明是故意准备的。

  一杯酒,就让我有点飘飘浮浮,头脑迷糊。担心妻子别被呛着,我叮嘱她酒很烈,让她有点心理准备。

  见我喝完,所有人鼓掌,怂恿妻子快喝。

  妻子抿着小嘴,皱着眉头,慢慢的尝试。酒下喉一点,就看到她像是被火炭烫到,浑身一哆嗦,眉头皱的更紧了。知道规矩,杯子不能离口,不然就要受罚,只得苦着脸继续一点点尝试。她每喝一口,都像被人重重戳了下,脸上的表情,身体的反应,我都能感觉到她很难受。

  酒还没喝完,妻子的脸一点点浮起红晕,我亲眼见证的那片红晕从无到有,有点惊喜,惊奇的感觉。酒只喝下一半,她就有点受不了了,嘴像是张不开一样,不停有酒顺着嘴角滴落。

  「小心点,不然要受罚哦。」梁玉珍唯恐天下不乱,叫起来。

  妻子幽怨的瞄了眼冯玉珍,立马放缓酒杯,不敢在偷懒。杯中酒慢慢见底,只此一杯,她的脸颊就绯红,滚烫,像是发烧般。

  「好,继续,继续。」梁玉珍永远是那个出头,活跃气氛的角色。

  越玩场面越火爆,几杯黄汤下肚,不管是言语,还是动作,都有点忘形,女人也不例外。一些荤色笑话不时传来,不少女人也加入讨论,有谁攻击自己的丈夫时,还会反唇相战。

  随着局数增多,有两队夫妻已喝下三杯酒。今晚钱昊和李秋月的运气最差,钱昊只脱了件外套,李秋月就惨了,只穿了件白色碎花长裙,一次就被脱的见了底。而且输掉四次中,有三次是她抽到的,气得她不停跳脚,有气没处发。面对这个场景,妻子还有些无法适应。看到李秋月只穿着底层,全身雪白肌肤暴露在众人视线中,她紧缩着身子,似乎脱光的是她般,也可能是她脑中正浮现,自己等会也脱成那样该怎么办。男人就不一样,目光放肆,毫无遮拦盯着李秋月,上下打量。李秋月那苗条的身段,穿套粉色胸罩,底裤。胸前沟渠也不浅,虽然下身风光被挡住,但还是有根根黑草从里面跑出来,挤在白色的肌肤上,尤为显眼。
  看的一众男人口乾舌燥,心跳加速。我自然也不例外,幸好妻子正深陷在自己的世界中,没空理会我。

  即使李秋月够放得开,但面对七,八个男人的目光,还是有点脸颊发烫,眼中水雾瀰漫。似乎明白拘谨只会更激发出男人的欲望,她索性不去整理,站直身姿,大大方方的展示在我们眼前。这简直是挑衅,不少男人嚥着口水,我也感觉有股气血在体内翻腾。李秋月已经陷入最坏的境地,她要找人分散那炽热,裸露的目光,立马召集继续,想拖别的女人下水。

  很快有不少夫妻中招,场中开始变得春意盎然。四面或波涛汹涌,或蛮腰小巧,或笔直长腿,惹得男人都不知道该往哪儿看,恨不得多生几双眼。

  我和妻子今晚运气还不错,才喝下了第二杯酒。我还没多大问题,她的脸已经红的像熟透的番茄,让我都忍不住想咬一口。

  不知是四周大片雪白,大片的嫩肉,沖淡了妻子心中的矜持,还是酒精麻醉,让她忘记了那份羞涩。她话语变得露骨,举动变得大胆,渐渐融入气氛,赢了会跟着拍手,叫好,看到别的夫妻受罚会跟着兴奋。又玩了几把,我和妻子又输了一次。三杯酒喝完,妻子身子已经软得有点站不稳了,还不时有点嬉笑连连,胡言乱语。场中只剩下我们和秦伟,赵诗雅夫妇没有脱光。赵诗雅是佔了点便宜,她穿着女士职业休闲套装,脱了件上衣,还剩下件白色衬衣,透过里面,隐约能看到白色的蕾丝罩。不过下身的职业短裙,已经随着上衣一起脱掉,那块白色绒毛编织的底裤,很是惹眼。

  叶紫嫣今天穿的有些保守,胸罩和底裤都是黑色,遮住了大部分风光。可我和很多男人一样,还是忍不住瞄向她的身体,幻想内在的风景,回忆与她缠绵的夜晚。

  妻子不胜酒力,有点私心,有点想保护妻子。我提议说今晚就玩到这儿算了,但这群人一直不同意,坚持要继续玩。我隐隐觉得,他们是为了达成某个目的,似乎不达目的就会誓不罢休。

  希望破灭,只能继续陪着玩。没几把,赵诗雅最后件衬衣也飘然落地,又一个女人落水,所有人鼓掌欢呼。他们统一战线,把目光投向唯一没脱的我和妻子。
  我终於知道那种,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的心情了,当时就是这种感觉。我再次提议到此为止,梁玉珍那女人率先带头,一口回绝,所有夫妻也不甘心,坚持在要玩几把。赶鸭子上架,我狠狠的盯了梁玉珍那女人一眼,有句话叫最毒妇人心,冠在她头上还真没错。有人被罚喝酒,有人被罚当众接吻,狠一点就罚对方丈夫,和妻子满足个小要求。我下定决心,有机会要好好收拾下梁玉珍这女人,让她知道点厉害。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许下的愿望还没实现,只抽了一把,妻子就抽到个A。

  妻子呆呆的盯着手中那个决定自己命运的A,看了好几秒,有点哭笑不得。如果是我抽到,她或许还会娇愤的骂我一顿,发泄一番,可被自己抽到,她有些无语。我当时居然松了口气,因为继续玩下去,早晚会抽到。这又像是第二个赌局,我和妻子间的赌局,我抽到就难逃厄运,她抽到我就捡回条命。可真当她抽到时,我又有点不忍,期望自己能让她发泄下,起码这样她心里能坦然,好受点。看着那些男人侵虐的目光,那些窥视妻子身体已久,期望能满足心中那阵新鲜欲,早日尝鲜的渴望,感受到那股即使不能尝到,起码也要先一饱眼福的欲望。我很有些郁闷,无奈,期盼着时间能停止。

  「脱,脱,脱……」又是梁玉珍那女人带头,还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所有人都兴奋的叫起来,特别是男人,不停吹着口哨。

  但时间终究没人能停止,随着众人的起哄。虽然已醉倒大半,但妻子还是能感觉到那群男人的热情,以及眼中的欲望。让她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脱下外衣,即使微醺,心中那根深蒂固的羞涩,矜持,还是会冒出来作怪。

  妻子无助,询问的眼神,让我的心颤抖的更厉害。我想带着她逃走,可我又不能这么做。

  「不愿意的话,可是要受到双倍惩罚哦。」叶紫嫣突然站出来,勾起嘴角,迷人的笑着说。她虽然对着妻子在说话,但却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眼中秋水荡漾,火花闪耀。

  叶紫嫣浑身只剩下内在美,已经散发出让人无法抵挡的诱惑,她在来这么一招。我瞬间移不开视线,顺着她的电眼,看到那对挺立的恶魔,在望到雪白的细腰,不自觉的眼下口唾沫。

  就在我的目光想继续下移,观察那片芳草地时。一件带着妻子娇躯幽香的黑色晚装裙,掉在头上,挡住了视线。

  我立刻惊醒,慌乱的从头上拉下黑裙。所有人哄堂大笑,不少女人也望着我,巧笑嘻嘻。现场波涛汹涌,浪花翻滚,一波比一波更来势汹涌。虽然出了点丑,但满足了不少眼福,算是值回票价。

  「脱就脱,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知是吃我的醋,还是酒精关系,妻子脾气见涨,对着叶紫嫣气呼呼的说。我沉醉正沉醉在波涛中,被妻子这句话,雷的差点站不稳。目瞪口呆的望着她,这还是她吗?她会说出的话吗?这还是几秒钟前,那个矜持,害羞的女人吗?是被气糊涂了,还是醉糊涂了,我伸手去抚她额头。

  「干嘛!」妻子不满的打开我的手,接着指着自己身体说「要看就看这儿啊!有什么不一样吗?」

  看来吃醋跟酒精都有关系,吃了憋,也不敢反驳,只能谄笑着收回手。
  我四处撞墙,其余女人笑的更欢了,特别是梁玉珍,笑的胸前蹦躂的欢实,让人担心随时会从那块布料中跳出来,或是绳子会什么时候承受不住而绷断,叶紫嫣眼中露出得逞的光芒,我只能暗叹口气,把苦水连带着唾沫一起嚥回肚子里。终於看到我妻子滑嫩的娇躯,那些男人眼中的欲火不但没熄灭,反而烧的更旺了。似乎急不可耐的想与她一度春宵,在她身上辗转,驰骋,肆意的糟蹋,践踏她。

  我很恼火,可又无力反抗。不知是故意报复我,还是气还没消,妻子到是放开了,毫不在意的站在哪里,任由那些男人焦急的吞唾沫,却只能过过眼瘾。过不多久,妻子甚至有丝丝享受起这些男人热情的目光来。虽然我心中有点苦涩,但我能理解,这有点像是集万千宠爱於一身。和男人会享受身边的美女,对自己表现出欲望一样,那会让人心里得到种满足,自豪。

  这种关注,能让人最直观的体会到自己有魅力,它能让人的自信心急速膨胀。没有那个男人,女人不喜欢这种感觉。这也是为何有那么多人,会打扮的很性感出门,享受路人的回头率,会穿着泳装在镜头下走秀,表演,期望获得更大的认可,更多人的称讚。舞台越大,关注越多,证明自己的魅力就越大,得到的成就,自豪,自信会随之被无限放大。一旦体会就永远不会忘记,它会让人渐渐喜欢,依赖上这种感觉。

  「好啦,继续,继续。」梁玉珍催促说。……

  身边站着八个女人,像是在上演一场内衣秀,各种颜色,各种款式,争相斗艳。惹得所有男人心潮澎湃,浮想联翩,游戏还在继续,男人却没了多少心思。
  轮了十多局,终於等到机会,我抽到个8,梁玉珍抽到A。所有的账我可一并记着,当看到她苦着脸时,就知道报仇的时候到了。

  所有人都望着我,等待着我会怎么惩罚。我早想好了,猥琐的笑道「我要看观音坐莲。」那样子,有点像个调戏小姑娘的老头。「啊?」梁玉珍瞪大杏眼,惊疑。

  全场人一副作恶,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我,霍立翔和我妻子也不例外。
  这么好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弃,清楚说「我要看,你和霍立翔在地毯上,演出观音坐莲的戏。」

  「哈哈!」得到确认,所有人忍不住大笑,满脸看好戏的神情。

  「我知道了,你是早想好要让我出丑是不是?」梁玉珍恨恨的问,我笑着也不反驳,她撇嘴接着说「没问题,不过我跟丈夫有什么意思,这一出早就在家里上演过无数次了,要跟也跟你才有看头啊!」

  这话宛如一颗高爆炸弹,在所有男人耳边炸响,炸的男人欲火翻腾,全身发热。我也好不到哪儿去,口乾舌燥,下身滚烫,有点要惊醒的架势。霍立翔脸色尴尬,伸手扶着镜框掩饰。

  身女人都面红耳赤,张着小嘴,不知该作何表情,她们脑中似乎浮现起那副画面。

  梁玉珍想拉我下水,我自然不会上当,笑说「我就想看你们的。」

  梁玉珍还好,只是有点郁闷。被殃及池鱼,霍立翔郁闷的望着我。

  「观音坐莲。观音坐莲……」男人开始起哄,女人满脸娇羞,眼中隐隐有丝期待,连妻子很快也加入阵营。「坐就坐,有什么大不了的,给我把这茬记着就行了。」知道躲不掉,梁玉珍乾脆大方走出来说,见霍立翔还站在原地,有点愠怒的招呼道「快上来啊,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怕的。」

  霍立翔望着我摇苦笑摇头,叹口气,走到人群中间,平躺在了地毯上。
  虽然表现的大大咧咧,可在这么多人眼前,梁玉珍还是有点怯场,站在霍立翔身前,久久跨不过去。

  我催促说「快点啊!记得坐的时候,声音,表情逼真点哦。」

  梁玉珍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环视一周这些看好戏的人,俏脸上那朵红晕,扩散的更远了。她深吸口气,鼓起勇气的跨过霍立翔的身体,对准霍立翔的下身,坐了下去。

  「喔!好!」所有人鼓掌,叫好。女人眼中也忽明忽暗,很是兴奋。梁玉珍非常无奈,皱着俏眉,轻咬嘴角,学着观音坐莲的姿势,手撑着霍立翔的胸膛,翘臀开始上下起伏。

  「快叫,表情要像点,不然不过关哦。」我看好戏的说。梁玉珍想反抗,又无力反抗,只能自己生闷气,可不得不照办。明白如果不认真,只会让把时间拖得更长,一上来就全情投入。微张小嘴,眉头时而微皱,时而舒展,表情时而痛苦,时而愉悦,呻吟也真像那么回事,随着表情,尖细,痛呼不停变幻。

  梁玉珍还没什么,身下的霍立翔可惨了。没几下就被刺激的下身挺立,一柱擎天,把内裤高高顶起。起初梁玉珍还能随意施为,这下就不好办了,一坐下就骑到霍立翔的龙根上。

  弄的霍立翔痛苦不堪,哭笑不得,梁玉珍也被戳的难受,边翘动臀部边羞怒的在霍立翔胸前拍了把。那样子像是恨不得把惹事的龙根坐断,又像想把那两块碍事的小布撤掉,撕烂,一坐到底。

  所有男人都屏息凝神,瞪大双眼。虽没有真正的接触,但所有人耳中隐约听到,小雨拍打路面的啪啪声,脑中浮现起那张肥臀,坐在自己身上的感受。
  女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呼吸急促,像是完全投入到那个场景,随着梁玉珍的叫声,起伏呼吸着。估计她们也在回想,自己坐在男人身上,被塞满时的满足。
  看戏的人沉醉,演戏的人可难受,心里,身体都飢渴难耐,可又得不到满足。梁玉珍叫醒众人道「喂,差不多了吧!」

  所有人惊醒过来,脸上笑意频频,鼓掌道「好!」

  「过关。」完美的演绎,无法挑刺,我心满意足道。妻子看的身子娇软,盈盈的靠在我身上。

  梁玉珍也差不多,起身时差点站立不稳,幸好起身的霍立翔及时扶住。这惹得众人又一通大笑,从霍立翔的怀中起身,梁玉珍看我的眼神让我有点发毛。
  好戏结束,我突然有点后怕,为自己冲动的自责,但我不后悔,毕竟看了出这么精彩的表演,付出点代价也值了。只是不知道梁玉珍这女人等下要如何报复,让我心里没底,有点担心而已。

  「时间差不多了,今晚是不是就到这儿了。」我生出逃跑的心思说。「不行。」梁玉珍一口回绝。「不是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用不着这样穷追猛打吧,以后还有机会,你们说是不是?」我向众人求助。

  「我又不是君子,今晚必须继续。要不投票,问他们还继续不?」梁玉珍望着众人,暗送秋波说。明白梁玉珍的意思,所有人都抱着看好戏的神情,欢呼继续。连一直以来,自以为对我无比好的叶紫嫣,也毫不迟疑的站到梁玉珍一边。
  有点兔死狗烹的悲凉,居然没一点感恩的心,刚才明明一起享受了,现在却要我一个人承担后果。不拉一把就算了,还狠心的落井下石,一群没良心的人。
  担心被牵连,妻子幽幽的望着我,满脸幽怨,不知所措。我此刻才有点后悔得罪了梁玉珍这女人,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以前她明明留给我那么多噩梦,我居然还笨得主动去招惹她。

  游戏很快再次开始,可能是为了看我好戏,接下来的游戏速度快了不少。没有恩仇的,一旦定下输赢,几乎都用最简单,最快的方式过关,继续下一轮。
  压力太大了,每次抽牌时手都在抖,妻子也不敢抽了,全派我上场。她的举动,无疑让我压力更大了。

  抽到8也兴奋不起来了,只要没抽到A就谢天谢地,期间还有2次抽到A,当时心都快跳出来,但最终不是梁玉珍抽到8,那时的感觉,比见了亲妈还高兴啊。

  好运总会用光,死撑了十多把,终究难逃法网。……

  我看着自己手中的A,梁玉珍手中的8,有种天崩地裂,世界末日的感觉。她却像中了头彩,笑的太灿烂了,我敢打赌,她这一生估计都没这么兴奋过。马已上鞍,无路可退了,我勇往直前道「说吧!要我干什么?」

  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梁玉珍自己人忍不住先笑出声来,慢吞吞的说「你不是看的很开心吗?我现在要看你们狗爬式!」

  「啊!」不止是妻子面色难看,连我都惊呼起来。

  我的反应让梁玉珍很满意,她得意说「没听明白?我要看狗爬式!你们认为真么样?」

  「对,狗爬式……」所有人恶意的笑着,满脸期待。

  狗爬式是种很受欢迎的姿势,尤其是对男性,过程中会产生种征服的快感。不过,有些女性讨厌这种姿势,因为这样容易令人联想到动物。而且这种体位的缺点是双方缺乏面对面的眼神情感交流,在文化上会被女权主义者视为不尊重女性,因为这种体位会令女性产生被压迫及被奴役的感受。

  但这样的姿势,会因为男性和女性的角度相近,使得更容易深入。后入体位的过程中,对於女性腹部压迫的机会较少,也是医生建议怀孕妇女採取的姿势。还让男性腹部的动作,与被女性臀部碰撞产生拍打声,会提升男性的性快感,从而对产生更多的激励。虽然以前我在片中看到过不少次这种姿势,但我和妻子在家从没试过。因为她从不愿意,我也不好强求。今天被逼上梁山,妻子是最「快点,狗爬式……」都开始起哄,叶紫嫣和那个冷淡的秦雪也加入进来。

  今晚被逼上梁山,妻子估计承受的心理压力最大。面对她幽怨的眼神,我有种深深的歉意。我以为她不懂,本想跟她解释下这个姿势,谁知她打断我的解释,埋怨都怪我。

  已经看过梁玉珍夫妇表演,熟悉规则的妻子知道躲不过。她端起烈酒一口气喝下半杯,看得我都感觉胃里翻腾的厉害。放下酒杯,她气呼呼的瞪了我一眼,走到场中,学着小狗的样子,慢慢爬在了地上。

  看着妻子又羞又愤,不情愿可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所有男人眼中都冒着精光。我还没上阵,他们的下身就挺立如柱,恨不得趴上去的是他们。怎么能让他们想太多,我赶紧跟上去,伏到了妻子身后。

  「我要完全看到那个姿势,而且过程中还要学小狗叫。」梁玉珍继续丢炸弹。
  「你不是吧!」我苦着脸回头。「我不管,这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谁让你先挑起这场战争。」梁玉珍不理睬我的叫屈,接着得意说「你不叫也可以,反正我不喊过关,你就那样趴一晚上,让我们看个够。」

  艹,当时气愤,恼怒,还有后悔一起涌上心头,有点早日如此,何必当初的感觉。「快点啊!」众目睽睽之下,妻子的精神已经快受不了了,在我身下催促道。

  我吸了口气,只得妥协。转回视线,妻子趴在我身下,光滑的雪背呈现诱人的凹弧,她今天穿的是条淡白蕾丝,近距离下,我甚至能隐约看到蕾丝下粉嫩的菊花。那桿早就不老实的银枪,还没开始活动就瞬间绷直。

  「喔!」男女都欢呼起来,不过我已经听不见了,我脑中的神经被绷断,双耳嗡嗡作响。

  俯身趴到妻子背上,可这样完全看不到后面的情况。我不敢太向下,挺腰时,不是隔着底裤戳到她后庭,就是刚好从下面划过。惹得她娇躯酥软,不时扭臀躲避,不时又夹紧双腿,获得摩擦的快感。

  妻子的每一次反应,我都能清楚感受,这也刺激的我欲火焚身,急欲想找到地方发泄。可那两片薄布,就像扇怎么也突不破的城门,让我只能望门心叹,乾着急。

  「叫!叫!叫!」观战的人开始起哄。

  这种被人围观的感觉,很能刺激人,我心中升起种异样的感觉,不知妻子心里是不是也和我一样。

  我可不想真这样趴一晚上,每次戳动,学着叫了两声。叫声像是首淫靡的春床曲,刺激的四周男男女女全身颤栗,忘记了思考。

  男人嚥着口水,下身早就挺立,把底裤高高撑起。有人不自觉的伸手,揉了坚硬的下身,企图缓解那阵瘙痒。女人不自觉抓住身边的男人,娇喘阵阵,俏脸红的快滴出汁来。

  不止是他们,连妻子也如遭雷击,双腿夹紧。弄的我无法从下面划过,每一次都戳到后庭,她身子就不自觉向前逃离,可马上又迎接似的缩回来,轻呼的声音随着动作一点点变成惊呼。

  不管妻子的娇喘,四周人群的反应,还是我自己学的狗叫,都让我深陷其中,无法逃避。当时心里有种屈辱感,真有点想死,可还变态的体验到一种新鲜,莫名其妙的快感,让我停不下来,也不想停下来。

  这种莫名的快感,屈辱,让我感觉天旋地转。道德,自尊,各种观念都被统统抛弃,彷彿世上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只想大胆的发泄,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感觉身心的自由,平息心中一直被压抑的欲望。

  「好没有……啊!」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和所有人投入其中,无法自拔时,身下传来妻子的娇呼。

  这像是声天籁,又像是声佛音,把我从欲望的海洋中惊醒,救出,让我心中的波澜一点点平息。我睁开双眼,慌乱的从妻子身上爬起,脸色有些难看,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不能继续的失落,逼着学狗叫的耻辱,为自己的迷失,沉醉自责。
  我不知为何会变成这样,心里却没有罪恶感,也没有太多后悔,反而有点欣喜。似乎我们的婚姻,我们的爱情,从新激荡出了火花,让我体会到不一样的激情。

  妻子跪坐在地上喘息,全身酥软,即使我不压在她身上,她也无力站起。我稳定情绪,把她从地上拉起来,看到她眼眸中水雾流转,娇滴滴的像是朵挂着露珠,清晨迎着朝阳盛开的花朵。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