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美人江湖
美人江湖
江湖飘摇,血雨腥风。武林陷入了三百年来最大的一次浩劫之中,魔教死灰复燃,残杀正义。一时间人心惶惶,不见天日。

  依存八百多年的少林古刹在凄绝夜空的笼罩下显得摇摇欲坠。方丈室内,慈眉善目的觉痛大师微闭双目。在他面前同时盘坐着武当、峨嵋、华山、崆峒、昆仑等名门正派掌门。这些平日地位尊崇、高高在上的武林正义之士此时却个个噤若寒蝉,经过近半夜的讨论,他们绝望的得出结论,此次的魔教势力前所未有的强大,当前即使是各大门派联手也不是其对手,尤其是那功力骇人的魔教8长老,每人都有强过在场任一掌门的的实力。至于魔教教主,则无人见过,神秘莫测,但是能够高居魔教教主并令手下数万武艺高强的教众尤其是魔教长老们折服,功力高超自然可以想见。

  「难道正义武林真的要灭亡了吗?」武当掌门沉痛的自问。

  「恐怕无法避免。」华山掌门阴测测的答道,「除非……」「除非怎样?」峨嵋掌门眼前一亮,「难道还有挽救?」华山掌门沉吟道:「不知各位曾经听说过否百花宫的传说?」崆峒掌门讥笑道:「百花宫?这不过是流传已久的武林神话罢了。此时此刻你怎么还有心情说这个?」峨嵋掌门回忆道:「在我极小时,也曾经听师父说过这个发生在三百多年前的故事,当年也是魔教作乱,其势恐怕不亚于今日,却在一夜之间在一名绝美女子的手中灰飞烟灭。然而此女从何处来?后又到何处去?至今无人知晓,只有女子走前在绝壁留字:『百花宫使女青青』的字样。之后就消失无踪。这是百花宫这个名字第一次被人知晓,但是具体百花宫居于何地?宫内又有谁人则不得而知。

  如果那仅凭一人之力即可党凭魔教的叫青青的女子只是百花宫的一名使女,那么百花宫中的人,其不是个个成了神仙?」「唉!我想这百花宫恐怕就真是个神话故事吧。再说即使当真,三百年过去,当年的人也早就不在了。」昆仑掌门叹道。

  觉痛大师合掌唱道:「阿弥陀佛,魔教数百年一出,每次灭亡却又不断死灰复燃,恐怕是天降祸事以惩戒世人,我等也只好各安天命。」其他众掌门正欲辩驳,突然远处寺外传来「桀桀桀——」的阴笑,一个阴碜的声音道:「各位深夜聚会真是好兴致,就让我等来凑个热闹吧。」众人正在惊疑中,一个中年僧人惊惶失措地闯进:「方丈!……方丈!不好了,魔……魔教……」觉痛大师眉头一皱:「定清,不可慌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魔教的人来了?」定清和尚咽了口唾沫说道:「是魔教八长老带大批魔教徒众攻上山来了。」此语一出,众人立刻面如死灰,冷汗直流。

  觉痛大师和掌道:「阿弥陀佛,要来的躲也躲不过,定清,敲响警钟,各位施主跟我来。」众人走出禅房,同时少林警钟大作,全寺僧众迅速集结,各掌门自己带来的得力弟子也来到自己的师傅跟前。

  一干人等出至山门外,却见少寺山外已是漫山遍野的火把,当前八名形态怪异、目露凶光的老者正是魔教的八大长老。众人正在惊慌间,远处空中又飞来一顶金色大轿,四角由四名精赤上身的壮汉肩扛。四汉于树林枝梢之上扛轿迅疾飞行,单看其所用轻功,已可入一流高手境界。

  不多时金轿已降落至众人跟前,眼前八大长老及山上山下上万名教众轰然下拜,齐声道:「参见教主!」原来是魔教教主亲至。这次魔教看来是倾巢出动,必是得到情报,要把此地正派武林的主要首脑全歼于此了。

  只听轿中一个绵长阴森的的声音道:「好的很,人很齐,这里的都是老顽固,恐怕是不会归顺的,干脆都杀了吧。」八名魔教长老及山下教众轰然应诺,作势就待冲上前来。

  正派众人谁明知生存无望,也只好率弟子准备应敌……正在此时,远处突然响起清亮如云的琴声,其声优美如丝,有若天籁之音,意境绵长,象是从天外月宫传来,又好似近在耳边。一时间所有的人如被一无形丝线牵拉,停住了一切动作。

  琴音由远及近,不多时已抵至众人头顶。众人扬首观望,只见一名身穿紫裙的绝美女子手抱长琴立于树端,夜风中秀发柔美、飘带飞舞宛若仙子。女子出口入兰道:「魔教这帮都是老顽固,恐怕是不会改邪归正地,干脆都杀了吧。」口气竟是像极了方才魔教教主。说完自己竟然也是扑哧——一笑,端的是艳丽无比,所有的人都看的呆了,疑是碰上了月宫仙子。

  好一会儿,几个长老回过神来,满脸怒色,但碍于紫衣女子无涛气势,竟不敢发作,强压怒气问道:「不知姑娘从何而来?竟然管起此间闲事?」紫衣女子收起笑容道:「尔等残杀生灵,天理不容,就让姑娘我替天行道吧。」话音一落,在场众人立感一股无形的强大压力从四处压来,八名桀骜不驯的魔头来回挣扎,竟无法动弹。脸上不由大骇。惊疑间,金轿轿顶突然裂开,一名身披金色大袍的长发男子从轿中冲天而起,流星逐月般向树顶冲去。

  紫衣女子未料竟有人能够突破限制向己攻来,稍稍一愣,待看清来人,旋即又抿嘴笑道,「原来是司马教主,难怪与众不同。」在场众人俱是一愣,魔教教主是姓司马吗?不知这紫衣女子与其是何关系?

  魔教教主更是惊讶,自己的身份极为隐秘,这女子从未相识,不知为何知晓?

  这些念头都只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魔教教主转眼间已是冲到了离梢顶三丈之处。

  紫衣女子巧笑盈盈,柔若无骨的兰花玉指在琴弦上轻轻一拨,魔教教主立时直觉眼前景物竟然突然扭曲起来,一时间方向顿失,眼前一黑,栽下树来。方才还在得意本教教主无上轻功的教众见其与紫衣女子还未照面已经昏死过去,大骇想到:「世间竟有如此高人?难道是月宫仙子下凡吗?」只听紫衣女子笑道:「觉痛大师,擒贼擒王,剩下的就由你们解决吧?」这时正义门人突然压力一轻,而魔教中任却忽然倒地昏去。

  紫衣女子笑声中远去。

  觉痛大师等方才清醒过来,峨嵋掌门高音问道:「请问姑娘何人?」然而人已杳然不知踪影。

  众人正在后悔没有早问女子来历,却听觉痛大师念道:「阿弥陀佛,善哉善载。」众人循着觉痛大师的目光看去,只见方才女子所立之树的树干不知何时留下了一行娟秀的刻字:「百花宫使女小雨」2

  摇曳的烛光中,美人如玉娇媚。小雨面似红霞,眼中露出幸福的神色。经过在百花学院数十年艰苦的学习修炼,如今终于要毕业了,更令自己兴奋的是,经过二少奶奶,也就是百花学院的院长亲自考核她们几个成绩最好的学员,她不但顺利的完成了所有的常规命题,最后的特殊任务题,她抽中了铲除魔教一题,结果完成的相当利落,因为时机和地点都很准确,正好碰上魔教教主和所有的教众集中出场,使她连上侦察消息也不过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完成了任务,远远低于二少奶奶规定的三天的期限,并且正义人士无一伤亡,结果加了额外分,获得了本届毕业的最高分,现在想想只自己真是太幸运了。其实同届的林晓倩、江茹都相当出色,尤其是林晓倩感觉比自己要强,她抽到的题目是三日内让少爷分别在她的小穴、菊花门、和口中各射一次精,本来林晓倩自恃和少爷的关系好很有自信,谁知少爷前两天看了新出的一部叫什么《西游记》的小说,很感兴趣,突然一个人跑走找那个吴承恩谈文去了,林晓倩真是运气差到极点,因为在少爷和文人谈诗作文的时候是不会撇开朋友来和自己的女人温存的。这个倩倩等待许久时机,才在最后半天找到机会达到目的,但是分数是不会高的了。

  作为对本届最高分的奖励,她将在少爷的卧室和少爷共度这一晚的春宵,虽然以往也多次和少爷做爱,但那主要是在学校,那么多人一起不说,少爷的目的好像也只是为了能够让她们能够在做爱中接受他的精气,提高素质,其实她多么希望少爷是为了爱她而和她做爱呀,这一次的地点是在少爷的卧室,少爷那张天天睡的床这是多少姐妹心目中的圣地!现在自己就要在这里得到少爷的爱了,虽然少爷这次也只是因为自己的成绩好才奖励自己的,而且最后还要回到她自己的屋子,但是这已是很大的进步了。

  这时门外脚步声响起,小雨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门开了,思念中的人终于走进。他是那么的潇洒、那么的俊美,行动中却又带着一股懒懒得神态,却更让人心动。小雨呼吸沉重起来。

  林枫舒服的坐进宽大的椅子,露出令所有女孩子们看了都会窒息的迷人笑容:

  「等好久了吧?累了吗?要不要喝口水?」

  小雨摇摇头:「我不累,等待少爷的时光,是小雨感到最美好的,怎么会累呢?」「你真的不累吗?」林枫眨眨眼睛,露出狡谐的神色。

  聪慧过人的小雨如梦初醒,忙道:「要,小雨要喝少爷的口水。」说着跑上前去,偎入少爷怀中,将如丹朱唇献上,林枫也是图好玩,吐了几口唾沫到小雨口中,小雨如饮甘露的吞咽着,只要是少爷身上的液体,不管是口水、汗水还是精液、尿液她都喜欢。

  林枫一边享用着小雨的少女香唇,一边用手轻轻柔捏小雨饱满弹性的双乳,小雨闭上双眼,享受着这梦幻般的喜悦。

  林枫吻了一会儿,将小雨放下,微笑道:「来,让我看看我的小雨美妙的胴体吧。」小雨颤抖的站起,姿势地曼妙解去身上的衣服,向林枫露出她曲线玲珑的动人躯体。

  林枫也不得不叹服造物主的神奇,他的目光顺着小雨肢体圆滑柔美的线条滑下,那丰满高耸的双乳顶端两粒鲜嫩红润的樱桃微微颤抖,曲线优美的双臂像玉藕般的光滑白皙,腰肢纤细不堪一握,运润挺翘的双臀像要将他的双眼融化,平坦白腻的小腹惹人遐思,最后林枫的目光落到了小雨那双腿之间黑亮阴毛掩映下的一条粉红细细的缝隙上恣意欣赏。

  在少爷的注视下,羞涩而甜蜜的小雨感到幸福极了,第一次受到少爷这样的关注和欣赏,以往她们中间只有林晓倩有过单独和少爷一起的经历,自己只有一次和江茹一起接受少爷爱怜,现在少爷终于也注意自己了!

  林枫看着小雨因为幸福而发红的脸颊,笑了笑,朝自己的床努了努嘴道:

  「快去趴好,夜色已经很晚了,一会儿还要回去呢。

  于是,这方才在武林群雄眼中还犹如月宫仙子般的小雨上身伏趴在床上,丰满的臀部高高翘起玉腿微分,股间粉光盈盈,专心地取悦自己心爱的主人。

  水晶铃依躺在热气腾腾的浴缸中,水面上露出一张清秀出尘的绝美脸庞。她微闭着双眼,享受着浸泡于热水中带来的舒畅感觉,长长的睫毛轻轻闪动,小巧尖尖的鼻子微微翘着,显出一种可爱的美丽。

  许久,水晶铃睁开犹如一汪秋水的美丽双眼,开始揉搓清洗自己那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

  她洗得很仔细,每当少爷交待新的任务,她总要沐浴清洁,这时候的她,总是充满了愉快的期待,因为很多时候任务完成,少爷就会亲自见她,一想到少爷,那隐藏在心灵深处的爱意,就浓烈的像要将她的身体熔化。

  水晶铃从水中站起,雪白如玉的胴体在流水的掩映下闪烁着水晶般的光泽,这具完美的胴体,就是天使见了也会羞愧。还有水晶般美丽的面容,水晶般玲珑的心。都在证实着她是林家无数女人中独一无二的水晶铃。唯一不像水晶的,是她钢铁般的意志。

  水晶铃擦干身体,用黑色的紧身衣袍包裹住自己,然后戴上黑色的面罩,将自己的水晶匕首放好,此时的她,已经是一把寒冷锐利的匕首,她是杀手水晶铃。

  至今水晶铃一共进行过12次形形色色的刺杀任务,对方包括各种达官显要、商界大亨、知名人士,尚未有一次失手,甚至连自家之外的消息灵通人物也知道了有一个手持水晶匕首的神秘女杀手。更有好事者,称呼她为「水晶玫瑰」。水晶做成的玫瑰,那该是怎样的一种美艳?然而玫瑰虽美,但是不要忘了玫瑰枝上的尖刺。江湖中更多的人,对这个美称,有的只是恐惧,害怕不知哪一天,一把凄美的水晶匕首就出现在自己的脖子上。

  她轻轻打开窗户,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    ***    ***    ***大金牙鲁雄的豪宅。金碧辉煌、灯红酒绿,不远处不时传来鲁雄与女人调笑玩乐的猥亵笑声,成功绕过庭外园林中无数暗哨陷阱的水晶铃已经悄悄潜进了鲁雄此时所处的房外,听到鲁雄那得意洋洋的大笑,水晶铃脸上已经开始浮上了胜利的微笑,迄今为止,还没有什么人能逃出过她手中这把寒冷的水晶匕首。她仿佛意见看到,欣闻喜讯的少爷正用那温暖有力的手抚摸着她的面庞……水晶铃以一个非常漂亮的滚翻窜进房间,房间中喧闹的声音嘎然而止,水晶铃连忙站起,发现已经陷入了敌人的圈套。黑色的野行衣在灯火通明的房间内显得是那么碍眼,眼前起码有十个以上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她。满面严肃的鲁雄正襟危坐在正前方的太师椅上,哪里有一点刚才正在玩乐的样子?

  鲁雄欣赏着水晶铃紧身衣下无比曼妙的曲线,尽管脸上覆着面罩,但从露出的双眸,仍然可以看出水晶铃的绝世容颜,见惯世面的鲁雄,对如此素质的美女杀手也不由暗暗称奇。他出口问道:「是谁派你来的?只要你肯告诉我,我可以不杀你。」当他的眼神落到水晶铃的手上,「水晶玫瑰?」鲁雄的瞳孔在收缩,方才的惊讶变成了恐惧。但是看看身边那些已经用枪指住了对方的保镖,才放下惊恐的心,嘶声问:「是谁?是谁让你来杀我?」水晶铃不答,她紧了紧手中的匕首,她的枪法一向很好,如果现在她手中有一把枪,虽然有眼前这帮死忠的保镖会用身体阻挡她的狙击,她仍有3成的把握可以将鲁雄击杀。而现在她手中是一把锋利的匕首,那么,成功的把握起码有九成,因为,她自信自己的速度比子弹快,而且,子弹会有用完的时候,匕首却不会。

  水晶铃跃起的同时,十个枪管几乎同时响起,飞射而来的子弹被水晶铃轻松避过,跃前的速度不减,前伸的刀尖几乎已经触及到了鲁雄的咽喉。

  面露狰狞的鲁雄突然将右手太师椅的扶手一掀,一道闪亮的火弧窜起,像毒蛇一般向着近在咫尺的水晶铃袭到。

  火箭弹!?水晶铃眼前一片火红,电光石火间,水晶铃身体像麻花一样拧起,一股螺旋的力道将躯体硬往侧面拽出,拖着火焰的毒蛇尖啸着擦着水晶铃的腿侧向远方奔去。

  急速的火焰摩擦令水晶铃感到腿侧一股灼痛,然而平日艰苦的训练令她没有一丝迟疑,手腕一抖,水晶匕首尖端在鲁雄的咽喉弹出一朵鲜艳的红花,鲁雄顿时睁大了不敢相信的双眼……对于鲁雄,水晶铃没有兴趣再看第二眼,在众人一片慌乱的叫喊中,她又一次消失在夜色之中。

  2

  微波荡漾的西湖在银白的月光下越发显得迷人,水晶铃一次次捧起柔情的湖水奢望能用它洗去腿上的伤痕。雪白的玉腿上,这道长长黑黑的烧灼痕迹是那么的刺眼,一次次的洗濯,水晶铃绝望了,这水晶般完美无瑕的身体,曾经是少爷最喜欢的,而如今,她将要失去这些了,少爷怎么还会喜欢这个有着如此难看伤痕的身体?

  时间逐渐临近,水晶铃只好收拾起伤心,向少爷此时等待她的地方飞去。

  「任务完成了吗?」林枫温和的声音响起。

  水晶铃跪在地上望着少爷英俊年轻的脸庞上那令人浑身温暖的笑容,低头答道:「完成了。」「太好了,干的不错小水晶。」林枫走上前来,轻抚着水晶铃的头部。

  水晶铃不敢抬头:「少爷,您吩咐的事情,水晶铃就是拼了性命也要完成的。」「嗯!」林枫赞许的点点头,柔声道:「把衣服脱了吧。」水晶铃身体一颤,这句以往使她无比迷醉的话语,此时听来却犹如咒语般令她恐惧,水晶铃内心暗暗诅咒着可恶的鲁雄,要不是他那该死的鬼技俩,今天该是多么美好的夜晚呀,如果少爷今天不要她,她可以在三天内恢复以往无暇的肌肤,但是现在要是给少爷看到那丑陋的伤痕,少爷说不定一恶心,就再也不要她了。

  林枫看了看水晶铃呆滞的神色一愣,很快就愉快的笑道:「啊!你看你看,我真是不知道体贴人,你刚刚费力完成任务,那还会有这个心思?是我不好,小水晶你快些回去休息吧。咱们下次见。」言罢就要转身离去。

  水晶铃的心从头凉到了脚,她不知道少爷是不是恼怒了?完成任务后的汇报几乎是自己唯一能见到少爷的方式,如果天才记性的少爷从此以为自己完成任务后没有心情作爱,那么自己以后岂不是再也没有机会享受到少爷的爱?

  在林枫离去的脚步刚要抬起,水晶铃咬咬牙喊道:「少爷,您别走,水晶铃不想离开你呀。」林枫回过头,他又一次看到了水晶铃那玲珑剔透的少女裸体。皎洁的月光下,水晶铃洁白的肌肤再一次闪烁出那迷人的光泽,她轻轻跨过刚才褪下的衣物,向着林枫走去。她决定拚一下,如果少爷因此不再理她,就让这温柔的西湖作为她的长眠之处吧。水晶铃的左手下垂,悄悄的遮盖着伤处,她尽力保持着姿势,使其显得自然。她祈祷着,不要让少爷发现。

  然而,终究没有任何事情能够瞒过少爷敏锐的眼神,林枫惊讶地出言问道:

  「小水晶,你的腿怎么了?」

  水晶铃眼前一片眩晕,像要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就在她摇摇欲坠的时候,一条有力的臂膀已经将她揽在怀中。同时自己的腿侧一片清凉。林枫在水晶铃耳边温言道:「我说怎么从见到你就觉得不对劲,原来是为这个,真是个傻丫头。」水晶铃低头看到,原来少爷正用手摸着自己大腿上的擦伤,那股冰凉的感觉,驱走了原本的灼热。「难道少爷不介意?」一瞬间水晶铃感到一阵幸福的喜悦潮水一般向她涌来,少爷竟然对我如此好,一滴晶莹的泪珠不受控制的滑过秀美的脸庞。

  当水晶铃再一次站好身体,林枫已经放开了手,笑着说道:「看看你的伤口,还疼吗?」水晶铃低头看去,原本那乌黑的烧伤处,已经是一片雪白细腻的肌肤,在也看不出有半点痕迹。水晶铃甜甜的笑了,自信和失去的力气重新回到了身体。

  「现在有力气站了吗?」林枫笑着问道。水晶铃喜悦的点点头。

  「可是我现在可不想你仍然这么站着。」少爷又恢复了那种狡谐的神态。一边看了看旁边。水晶铃顺着少爷的眼神看去,一块光滑的石头正摆放在那里。水晶铃的俏脸浮上了红云。

  水晶铃双臂撑在光滑冰冷的石上,雪白粉嫩的臀部高高翘起,股间粉红处已是露水晶莹。身后林枫轻轻揽住水晶铃纤细的腰肢,肉棒势如破竹,一直插入到水晶铃娇嫩花穴的最深处。

  水晶铃奋力扭动着自己腰、自己的臀,用自己光润柔软的臀锋去撞击身后男人那坚如磐石的腹肌,用自己全身最娇嫩美丽的部位——少女的阴道,去摩擦那硬如钢铁的肉棒。淫声响起,爱液飞溅。

  林枫尽情蹂躏着眼前这具无比娇美的身体,粗长的肉棒在少女最隐私的部位恣意进出,粉红肉嫩的花唇被摩擦翻折,花唇的主人却在极度的喜悦中狂舞高歌。

  水晶铃浑身都在兴奋,都在疯狂。为了这短暂的疯狂,她愿意为少爷作任何事。

  水晶铃连续达到了三次高潮,一拨拨的大水将肉棒洗濯的光滑透亮,浑身湿透的肉棒意犹未尽,挥师北上,一头扎入更加紧窄的菊穴之中。异样的快感再一次挑动水晶铃的心弦。身体像要被钉死在疯狂和快乐的十字架上。

  骁勇善战的肉棒不仅仅满足于只占领少女身体的两座城镇,拖着一身污垢,在水晶铃美丽双眼的注视下,闯入了少女红润圣洁的口中,水晶铃洁白细长的玉手,扮演了当年引清兵入关的吴三桂的角色,将外敌引入自家城池。至此,少女浑身所有城池全部沦陷。

  林枫从水晶铃身上的最后一个洞中抽出肉棒,射向水晶铃号称水晶般晶莹剔透的美丽脸庞,大量滚烫浓厚的精液几乎糊满了水晶铃的眼、口、鼻,水晶铃已是浑身酥软,躺在石上一动不动,享受充满少爷气息的精液包围着自己的感觉。

  这时候身下的石头忽然一动,水晶铃吓的连忙站起,这块方才坚硬光滑的石头竟然是个浑身赤裸的女人!石头慢慢站起,玲珑有致的曲线居然还略胜于水晶铃,水晶铃定睛看清来人,惊叫道:「姐姐!」林枫笑着招呼道:「嘿!黑鸟铃,辛苦你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