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骚妇玲玲
骚妇玲玲


  一杯茶,一包烟。那些逝去已久的往事在缕缕飘渺的烟雾中慢慢清晰起来,思绪飘回到98年的7.8月份。(能记得那么清楚,得益于当时正是世界杯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拖着行李箱漫步目的的行走在大街上,,脑子还在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真他妈倒霉,成了斗争的牺牲品,日他先人板板,给炒了鱿鱼。想着失业了怎么,全身家当只剩一千多元,脑子就一片混沌。管他妈的B,先找个地方落脚,再慢慢想办法吧。有了此想法,心情好了些。脑袋探照灯似的扫描着两边的街道,找寻家便宜的旅店。

  交了押金房费,服务员拿着钥匙带我走进一间四人房。推开房门,和我交代了些注意事项离开了。我目光在房间里扫了下。不大的房间,分两排摆着四张床。里面的两张已经有人,正在交谈,看着有人进来,眼睛都不约而同的打量着我。一个小胖子目光和我接触,嘴里道:兄弟,你就睡背着门那张床吧。我顺着他的声音“哦”了声,将行李箱塞到床底,随后躺倒床上,闭着眼睛,脑子又开始想着这几天烦心的事情。

  两人看我没理他们,就继续交谈。慢慢的,他们交谈的内容有些吸引了我,我偶尔也插两句嘴。交谈中大家简单的介绍了下自己,一个叫李XX,湖北蕲春人(自我介绍是李时珍的故乡人),高个样貌普通兼猥琐。一个安徽合肥人,肤白,个矮,微胖。戴副眼镜,一副书生气(我称呼他“小胖子”)。随着交谈的进行中,大家也随便起来,话题转入女人身上,特别小胖子,口沫横飞,津津乐道。NND,看不出这小子一副斯文禽兽的样子,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注解下:上文写那么多,是因为后面故事与小胖子有关。略过。。

  窗外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我感觉有些饿,站起身说到:去吃饭,一起去吗?猥琐男道:你去吧,我还得等老婆来。小胖子站起身:我和你一起去。刚才交谈中知道这小胖子口袋只剩下100多元了,难不成是想蹭我的饭。但拉不下脸皮,再加上对这小胖子也有些好感,虽说有点牛B哄哄的,但也蛮有意思的。,考虑失业中,不敢大手大脚,提议随便找一家快餐店对付一下就好,小胖子没意见,估计这小子就打算蹭饭的,出了旅店门,我说什么都没反对。

  在旅店附近找了家快餐店,叫了两瓶啤酒,本人没什么酒量,两瓶就会醉意朦胧。和小胖子边吃边聊。我斜对面的桌子,坐着个穿白裙的少妇,正细嚼慢咽的对付着桌上的饭菜,眼光时不时的扫过来。(简单的勾勒下我的外表,有点小帅吧,打扮下走出去还算人摸人样的,经常性的有些艳遇,以后有时间会慢慢表一表)因为心情的关系,也没怎么理会。和小胖子喝着酒,总觉得有人盯着我,将目光转向那少妇,少妇正注视着我,看我望向她,对着我微微一笑,又低下头继续她的晚餐,隔了会,又有刚才的感觉,我目光又望向少妇,少妇这次没有马上低头,而是和我对望,脸上微微的笑着。小胖子这时候也感觉出什么来,回头看了一下。然后在桌子下踢了我一下,低头小声的怂恿着:叫她过来啊。这小子估计也是有色心,没色胆的货。为了在小胖子面前表现一番,我壮着胆,对少妇招呼到:小妹,过来这边一起。少妇没拒绝,大方的端着饭菜,走过来坐在我身边,对我笑了笑也没说话,低头慢慢吃着属于她的那份饭菜。我打量了下,少妇大概28,9岁,样子蛮普通,就是肤色姣好,白白嫩嫩的。俗话说一白遮十丑嘛,所以看着蛮顺眼。头上扎着马尾辫,一条过膝白色连衣裙,显得干干净净的。我张嘴问少妇:你刚才盯着我看,认识我吗?(现在回想起,这样和才认识的少妇说话,纯粹是找抽型的,可当时嘴上就是冒出这一句)少妇脸色顿时一片绯红,低头慌张的小声说道:没有啊,只是感觉你挺像我同学的。奶奶的,又是老一套。不过给我的感觉,还会害羞,证明不是老江湖,阅历肯定不会丰富。我在外面一直对陌生人比较有戒心的,刚才的提防感也松懈了下来。由于三个人都是才相识不久没什么话题,继续低头各吃各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闷,很快吃饱喝足,招呼老板结账准备走人。这时,少妇小声的嗫喏道:大哥,帮我埋单好吗?我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少妇脸上更红了,低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我。我。。。。半天也没我出个什么意思来。我笑了下道;没事,我一起给好了。心里却在想,难怪啊,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啊。不过也就几块钱,没放在心上。

  买完单和小胖子走出外面,少妇也低头跟着,我想该不会是赖上我了吧。回头等少妇跟上,问她;你住哪里?她手指我所住旅馆方向说道:XX旅馆。哦,就这我住的旅馆旁边。小胖子手捅了捅我:我先去找个地方给我同学打电话,你们聊。说着对我猥亵的笑笑,转身走了。

  我对少妇说:一起走走吧?嗯,少妇应着。

  你怎么回事?搞成这样?

  边走边聊中试探着少妇言语的真假,得知这少妇叫玲,四川人,听口音也听得出,刚从家里来东莞找工作,昨天晚上在街上走着给治安队的抓了送收容所,今天上午自己交了300多才放了出来。本来到东莞才剩几个钱,折腾下差不多了,打了电话叫老乡送钱来。(2004年以前的广东真是疯狂啊,没办理暂住证的走在外面基本都是提心吊胆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弄进去,也没理由,抓你没商量。直到出现孙志刚事件后,才慢慢的好转,走在街上看到警车也不会怕了。我自己也曾经给抓过三次,关在收容所自己交380元就可以放出来,前提是自己身上带有钱。但就算带有钱,当天抓的也不会当天放,等第二天上午,看管人员才会一间间监室的登记自保名单,自保就是自己花钱保出来。没钱的关几天后送去其他地方关押具体就不清楚了。不相信的可以百度孙志刚事件)戒心也慢慢松懈下来。唉!万恶的zhidu啊,心中也有点可怜这少妇了。

  由于有同样经历,也就有了话题。路过一家投影厅的时候,我提议进去看投影,玲嗯了声。进到投影厅,我试探的拉着玲的手,玲没拒绝,由着我拉着手选了个靠后排的位置坐了下来。男人都是得寸进尺的,嘿嘿!拉了手就想搂腰,搂腰了就想摸奶,扣逼。我承认我有点乘人之危了,当时只想着肉在嘴边,怎么也得咬一口吧。录像放得什么都不知道了,心思全在少妇身上,右手试着搭在玲的肩上,没反应。胆子也大了起来,手伸到玲的胸前,隔着衣服揉捏起来。她受了惊,扭动小声说不要,精虫上脑,管不了啦,我一只手抱着玲,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胸揉起来,感觉是奶子不是很大,盈盈一握吧但很有弹性。玲的挣扎越来越无力,身子软软的靠在我身上,一股女性的幽香直扑鼻孔。胯下的鸡巴也蠢蠢欲动着。我手从玲的领口伸进去,握住一只奶子抓弄着。奶罩的束缚让我不能随心所欲的玩弄那白嫩的奶子,只好先用手指轻轻的拨弄着奶头,感觉奶头就花生米般大小,在我的抚弄中已微微的发硬。甚至能在奶头的周围触摸到点点凸起的颗粒。。在摸奶的过程中,我和玲没有说一句话。玲只是畏缩靠在我怀里,身子似乎有些微微的颤抖。我搂住她,扳过脸就去亲嘴。她也没有过激的反抗,只是象征的推我两下就跟我亲起来。我把手伸到她的两腿之间隔着薄薄的裙子去摸她的阴部,一摸之下,发现这儿倒是肉鼓鼓的。当我想伸手进去的时候,她就开始抵抗,夹紧双腿把我推开,说我流氓。这样已经好过分了。她把话说到这份上,我也只好暂时收回攻势。低声在她耳边说,那我就摸摸奶,好不好?她没回答,我就当默许吧,手指在奶头上拨弄着,眼睛心不在焉的看着屏幕。。过了一会,感觉怀里的玲呼吸有点急促,身子不停的扭动着,我心里想,这妞该不会发情了吧。手试探着移到她大腿上,慢慢的摩挲。我摸的很轻很慢,她也没有反抗,我掀起裙子顺着大腿轻轻抚摸到她的逼逼的时候,她把我的手给按住,扭脸看了看我,眼睛水汪汪的,轻轻说了声: 别这样!我对她笑了笑,嘴巴贴在她的耳朵上说: 我就摸摸,不干别的。她听了没说话,只是悄悄的把手移开,把脸扭了过去。我手指灵活的挑开内裤直接就去扣她的逼。她只是轻轻的反抗了一下,就浑身绵软的靠在我身上任我抚摸。靠,原来水漫金山了,手指才扣到她的逼,就沾了一手指的骚水。感觉到她的逼毛很少,肥肥的两片大阴唇软软的。手感好极了。我揉摸她的逼,用指肚儿按着那个发硬的豆豆快速的抖动。不一会,耳边传来她急促的喘气声,紧跟着身体紧绷,不停的抽搐。我低声在她耳边说:好难受,我想操逼了,想日你的逼。她身子微微的颤抖,目光迷离的望着我没说话,我说,我们找个地方,好吗?我想日你。她嗯了声说:去我那里,我一个人住。我整理好衣服,拉着她的手,逃难般的飞快离开投影厅,在门口打了个摩的,向她住的地方开去。

  到了她住的旅店,我四处观察了下,没感觉什么异常。就有也发现不了了,嘿嘿!!此刻欲火焚身了。和她进屋打开灯,扫了一眼大概7.8平方米大没窗户。放了张中床,就没什么空地了。估计以前是储物室吧。我瞄了下门背,安全。一个大铁插销,从里面反扣,没几百斤力是冲不开的。心里的紧张放下,色心又急剧膨胀,反手把插销插上,一把住抱住她顶到墙上,将手探到她的胯下,撩起裙子去揉她的逼。隔着内裤我的手指还是能感受到玲逼逼散发出来的湿热。我手指将内裤底部挑开,将手指按在她敏感的阴蒂上,飞快的揉动,玲也前后摆动着胯部,迎合着我,嘴里发出嗯嗯的低吟声。玲突然加快前后摆动的速度,就像男人准备射精前一阵猛插似的,跟着“啊”的一声,身体紧绷,不停的抽搐逼水湿的我一手都是。我抱着瘫软的玲坐到床沿,玲好像失去意识般任我摆弄。我对她说:“我要日你的逼。玲目光涣散,嗯了声:“嗯,来日我吧!听着她说这句话,真有些忍俊不住。我将摸过逼的手指,放在鼻下,嗅了嗅。没有异臭,将她向床上一推,裙子往上翻开,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飞快的将她的内裤从她屁股上脱下,她只会抬着屁股配合着我的动作。我扒开她的腿,蹲在她的腿中间,这下我看清楚了玲的逼长得啥样了。粉嘟嘟馒头逼,逼毛很少。只是在阴阜顶端生了一小簇,两片大阴唇很肥很饱满,紧紧的并拢,上面只有寥寥几根弯曲的毛毛。小阴唇颜色不是很深,淡淡的褐色。扒开一看,里面还是粉嫩嫩的,看样子很健康。玲见我盯着她的逼瞧个没完,问我,怎么了?我没回答,将她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往床上搬,脱掉衣服爬到床上。跪在她腿中间,将鸡巴对准那个水淋淋的逼缝,就狠狠的捅了进去。一竿捅到了底,哦,爽,真他妈的紧。估计被我这一鸡巴猛日,玲啊的一声弓起身子,跟着又缓缓的呼出一口气躺了下去,我开始猛烈的做活塞运动,随着我的抽插,玲开始舒服的哼哼唧唧,整个房间充斥着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一副淫靡的景象。从录像厅开始,鸡巴一直邦邦硬,到现在猛烈的抽插没有坚持多长时间,就有了强烈的射精感,估计玲是给操晕了,还没来得及阻止,我就噗噗噗的连续几股,都射在她逼逼里。我趴在她软绵绵的身体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休息了会。翻身到她腿间掰开她的逼逼,只见一张微微张开,粉嫩的小嘴正往外流着白色的精液。会阴部沾着一片浅白色的逼水,淡褐色的屁眼也显得湿漉漉的,在日光灯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淫靡不堪。我抬头看向躺着的玲,激情过后的潮红还没完全消退,正闭着眼睛,胸部一起一伏的喘息着。这时才发现,整个操逼过程连裙子都没脱掉,还没看过玲的奶子长得什么样呢。嘿嘿!不过这时候也没什么心情了。当时的环境就这样,操个逼都提心吊胆的,怕碰到查房给逮住。只想着速战速决,安全第一嘛。

  和玲告别的时候,给她留了100元钱。也没问她名字,联系方式。同样她也没问我,至始至终只是称呼我“大哥”连我是什么地方人都没问,想想真有点不可思议。从相识到开干就短短的3小时不到。

  文笔不好,但绝对本人真人真事

  【完】